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生活 > 正文

冬至,你吃汤圆了吗?

昨天跟夫人和孩子去逛超市,刚到超市门口,便看到超市门口一株被彩灯装扮得绚丽圣诞树,圣诞树下圣诞老人笑盈盈请客进门的姿势。进入超市,映入眼帘的是各式各样的圣诞帽、圣诞老人玩偶.......一切都是浓厚的圣诞气息。“爸爸,圣诞节快到了耶,我要圣诞礼物”儿子也嚷嚷着叫道。“好好,想要什么圣诞礼物,圣诞节到了圣诞老人就会送给你了”我打趣道。“你给我买,我想要毛毛!”儿子嘟着嘴,毛毛是《汪汪队立大功》的一只

小编

昨天跟夫人和孩子去逛超市,刚到超市门口,便看到超市门口一株被彩灯装扮得绚丽圣诞树,圣诞树下圣诞老人笑盈盈请客进门的姿势。进入超市,映入眼帘的是各式各样的圣诞帽、圣诞老人玩偶.......一切都是浓厚的圣诞气息。

“爸爸,圣诞节快到了耶,我要圣诞礼物”儿子也嚷嚷着叫道。

“好好,想要什么圣诞礼物,圣诞节到了圣诞老人就会送给你了”我打趣道。

“你给我买,我想要毛毛!”儿子嘟着嘴,毛毛是《汪汪队立大功》的一只消防救援员,才四岁的他竟然也知道圣诞礼物是爸妈买的不是圣诞老人送的了。

给儿子买了一个毛毛玩偶,儿子兴奋的在购物车是把玩,我跟夫人来到了食品区,听到一首熟悉而欢乐的歌曲。

“卖汤圆,卖汤圆 这里的汤圆圆又圆.......”

“汤圆促销,今天是冬至吗?”我好奇的问夫人。

“好像是吧”夫人不太确定,拿出手机一看又说道,“嗯,今天是冬至”

“那一会我们也买一包汤圆回去煮吧”

“好啊,你想吃吗?”

“还行,图个节日气氛,小慕应该想吃”

“家里有,那等下去接他下自修课就煮,当做吃夜宵”

“嗯”

接回小慕后,夫人在厨房煮汤圆的时候,我一个人无事发呆。

我想到我的父亲。

我的父亲是镇上的一名煤矿工人,镇上离村子挺远的,那时候只有自行车,也没有八小时工作制,父亲去矿山后一去就是三五天,有时候甚至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趟。小时候最期盼的就是父亲回家,因为父亲每次回家,都能带回来饼干糖果等一些好吃的东西。母亲比我们更期盼父亲回家,倘若父亲超过十天不回家,母亲比我们任何一个孩子更着急,她总会去村口等着,问从矿山回来的人,父亲在矿上怎么样了,怎么也不回家。这时候我总在想,母亲也真是的,那么大个人了,比我还贪吃。

父亲不什么回家,自然也不会下厨房,但有一个节日父亲都会回来,而且还会亲自下厨,这个节日便是冬至。

每到冬至,父亲会把石磨拿出来清洗,再把提前一天泡好的糯米拿出来兴奋的研磨,磨好糯米,用白纱布包起糯米浆,把多余的水分过滤出来,这个时辰大概要两三个小时,等待的这个时间里,父亲会难得的打扫一下祠堂先祖的牌位桌案,上香,然后点上一根香烟,这时候会有邻居来串门找父亲聊天,又或者父亲去别人家串门聊天,如果父亲出门,母亲这时候总会有些抱怨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好久不回家一趟都不陪孩子又出门了!”

两个时辰后,白纱布包的糯米浆不再掉水了,母亲便让我去叫父亲过来包汤圆。

父亲开始包汤圆的时候,我也会好奇的围过去看父亲,父亲一边捏着汤圆一边饶有兴致的跟我说道我:“小宝,跟我一起包汤圆我们一起吃好吃的汤圆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然后我跟着父亲一起包起汤圆,我其实是不会包汤圆的,我总是把皮弄破露出馅料出来,父亲也不斥责我,耐心的跟我说我的汤圆小,放一点点馅就可以了。

汤圆包好后下锅,煮好后父亲会先端上三小碗送到祠堂供奉祖先,然后再给我装上一小碗,最后自己装上一碗,我们父子便津津有味的吹着热气吃着滚烫的汤圆,母亲这时候总是在一旁说,“汤圆有什么好吃的,黏黏的,两个哥哥姐姐跟我都不喜欢吃,就你们两个人爱吃了。”

父亲笑呵呵不跟母亲争辩,我也因能跟父亲共有一个兴趣有些自喜。

母亲虽不喜欢吃汤圆,但如果冬至快到了父亲还没回家,母亲也总会把糯米泡好,等冬至父亲回来包汤圆,父亲也总没让母亲失望,小时候印象中的冬至父亲一个都没落下,总能在冬至这一天赶回家,直到去邻市读高中寒暑假才能回家一趟才中断父亲对冬至的记忆。

我对父亲关于冬至的记忆重新恢复,是我结婚后有自己的孩子,那时候矿场已经倒闭,种田也挣不了几个钱,我们哥姐弟便把父母亲来帮我们照顾孩子。

那年的冬至我知道父亲喜欢吃汤圆,于是早早买了两袋汤圆,我告诉父亲冰箱里有煮汤,母亲打断我的话说道:“你爸买了两袋糯米粉,说要回老家自己包汤圆吃呢!”

父亲这时候有些期盼的看着我说道:“那些袋子包装的不好吃,自己包的才好吃呢,阿刚,明天冬至你跟不跟我回家?”

“阿刚那么忙,还要挣钱买房养我们全家,他哪有空跟你回家啊,别人的父母都帮孩子买房了,你不能给孩子买房,还让他们请什么假回老家!”母亲急忙替我辩解。

父亲有些失落,但也不争辩。

我虽然不想看到父亲失落的样子,但母亲说得很对,生活的压力让我不能有一丝假期。现在想想,总觉得那时候的我把这些生活压力当做借口。

再后来的冬至,父亲不再跟我提前回家过节了,但不管任何一个节日,父亲都会提上包裹,买上回家的车票,即使老家里一个人都没有,依然挡不住父亲回家的脚步。这时候母亲就会抱怨,抱怨父亲喜欢潇洒,不喜欢带娃,所以借口回家。那时候我也总是不理解父亲,为什么那么喜欢回老家呢?明明我们哥姐弟三人都在外面安家了。

直到现在,看着热闹的圣诞节,看着冷清的冬至,我突然很想跟父亲一起过一个冬至,一起包汤圆,带着我的小宝。

我给母亲打了个电话,问母亲今天吃什么,母亲说有肉有菜不用担心他们,然后抱怨道:“你爸因为疫情封门不能回老家上香抱怨了一下午,让人买糯米粉回来煮了一锅汤圆吃了一碗就不吃了,太浪费了,你劝劝他吧。”母亲总是这样一个人,一边抱怨父亲,同时又在担忧父亲。

我让父亲接电话,我告诉父亲我们也在吃汤圆。父亲只是客套的说了说几句话,我有点不知所措,然后又随口提到:“爸,我好久没回老家了,等你们那边解禁了,下一个节日我们一起回老家上香吧

父亲在电话里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,再三的叮嘱我以后不要忘记节日里回老家上香,然后跟我谈起了一些传统节日,记得冬至要包汤圆,端午节要包三角粽,七月十四要买纸回来剪衣服,十五的时候烧掉包起来拿到小河边送给祖先........

平时沉默寡言的父亲电话里说了很多很多中国传统节日的风俗,我突然觉得识字不过三百,一辈子在矿上做工的父亲变得跟我儿时一样的伟岸。

我们这一代人,开始富足生活条件变好了,一碗小小的汤圆不再是冬至才会做的美食,只要想吃随时都可以买,我们追求起外面的世界文化,却忘记了自己的文化。父亲不是喜欢吃汤圆,父亲是不想把家乡、祖先、我们自己的文化遗忘啊!


上一篇: 那一股暖流 下一篇:一些很喜欢的句子
返回顶部